导语: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 投稿/删侵: jiangp@fusionskye.com

【德云社恩恩怨怨 第二章】 徐德亮出走德云社

大众关注 坏得很的糟老头子 360浏览 0评论 本文共4245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1分钟。

德云社发生了第一次的出走事件,或者确切地说叫辞职。其实在相声团体里这种辞职、跳槽的事情每天都有发生,但恰恰因为我们是德云社,外界特别太关注,我们出一点儿事,对外界来说都是上头条的大事。其他的社团三天两头把名字都换了,也没有人关心,无所谓的事,所以,我们也常自嘲,这么说起来我们还是很强大的。
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原本应该就让它这么过去的,但我始终觉得应该给喜爱德云社的朋友们一个交代。
2008年9月份第一次(徐德亮)的出走,当时在相声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引来众多人对这件事情的猜测。其实外界没有人能够完整地讲述这件事情的缘由,我也问过姐夫,与其让大家这么众说纷纭,不如我们给出一个完整交代,说出事情的实情,姐夫只是一笑,便再也不想提这件事,我看不透他,但尊重他。不过今天我出书了,我想把这些事情以我的角度写出来,我征求过姐夫的意见,他给我提出了要求:一、实事求是。二、给当事人留些脸面。
这个徐先生的来历相信大家也都有耳闻,他的少年时代我不认识他,因为他参加德云社的时间比较晚,他之前的那段历史我和他的师父张文顺先生一起聊过,部分情节也问过我姐夫,并且也跟德云社其他人核实过。所以说九十年代末的事情,虽然不是我亲历,但是真实性是可以保证的。
在这段时间他除了上学之外偶尔来,像他这样的演员、票友爱好者当时有个三五十人。一直到后来,2002年德云社广德楼演出,他才算是正式参加了,那时的主要演员有我姐姐王惠、我姐夫、赵桐光先生、范振钰先生、张文顺先生、张文良先生,还有当时天津、北京各地鼓曲艺人,这些人都是德云社初期的演员。在这我还要澄清一件事情,很多人都说德云社的创始人问题——我要郑重地说,创始人只有两个,一个是王惠,一个是郭德纲
至于他拜师,是因为当时德云社有个唱快板说相声的女演员李某。这女孩形象好,艺术造诣也不错,性情可爱,他就喜欢上这个李某了,想和人家搞对象。徐先生为了能展开追求,想了很多招,后来决定给人家量活,从量活开始接触,所以他求到张文顺先生,说如果你能让我给她量活,我就说是你徒弟。张文顺先生和姐夫商量后就答应了——那时姐夫希望大家关系更紧密一些,既然他有拜师的意愿,无论是不是出于艺术方面的考虑,毕竟有了一层师徒关系,大家成为一家人了,关系会更稳固一些。
姐夫却一直力排众议,一边在舞台上为他拔创、支持他,一边给他找合适的量活演员,还专门安排了高峰为他量活,高峰捧逗俱佳,基本功扎实,帮着他弄了很多作品,他的那些活里至少有一半是高峰帮他写的,这是德云社的人都知道的事。
如果说姐夫有什么地方不做的不好的话,就这件事对不起他。姐夫一直鼓励他,满心希望他好,他也感觉自己越来越好了,整个人开始傲娇起来,等到德云社拍电视剧时,他的心态发生了巨大变化。
当时,为了照顾他特意安排了老演员W先生与他搭档,拍完戏公司已经计划好给所有演员涨份钱,包括给W先生涨多少钱,这些都商量完了,就等这一周休假结束就公布了。可就在公布前,X先生就跟W先生说,你看人家挣的多,就你少。他用这个事把W先生说动了。
姐夫和X先生见面后,出哪门进哪门全盘说出,都讲明白了,说到最后,X先生态度明确——反正我不干了,我带着W先生走。姐夫说好,君子绝交,不出恶言,不管怎么讲咱们还是哥们兄弟,你能有高就,你能挣钱发财,你离开德云社比待在德云社更好,这当然好,我不能挡你财路,但是咱们哥们儿一场,不能让外人看了咱们的笑话,你呢也别嚷嚷,愿意出去就出去吧,如果你在外面混得不好,愿意再回来,我还接着你。X先生说好,你放心,我保证不对外说这些事,我们就自己搭班去得了。姐夫说希望你们爷俩好。
以上是当时的对话内容,他们就这么走了。可是X先生到家后就在网上发了一个声明,公布了这件事,还四处接受采访说了很多恶言。当时这个事情让我觉得很气愤,我们并无对不起他的事,可他却出尔反尔。他开始恶意炒作,还挨个给记者打电话,逢人就摆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污蔑德云社和姐夫。

我遵从姐夫的意见,在讲述这些事时,绝无任何捏造和偏袒,我只说出我看到的事情,这不仅对德云社是很重要的一笔,在中国相声史上,也需要有人把这些事情的真相记载下来。
先生从小是一个相声曲艺的爱好者,从十来岁开始学习京韵大鼓和单弦,也拜过不少名师,他对这些东西都非常喜欢,对相声当然也很喜爱。对他,我姐夫最早的印象是九十年代末他在北京琉璃厂茶馆里说书说相声。一开始,和我姐夫在一起演出的是邢文昭先生,和邢先生合作五年之后我姐夫才认识的张文顺先生。茶馆演出的时候,这位徐先生偶尔会来,当时他还是个学生,特别爱听相声,每次他来都会做一件事就是用录音机录我姐夫的活儿。当时我姐夫在茶馆演出的录音他有很多,但是后来我姐夫跟他说你录了我这么多的活儿了,你也传给我点,我也留个资料吧,他却仰脸说我没有。这是他给我姐夫留下的第一印象。事情不大,但是从这件小事上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性。
第一批人是邢文昭先生等人,那是20世纪90年代末到2002年之前的时间,大家都是松散型合作,包括拍相声剧、搞专场演出等等。第二批人就是张文顺先生、赵桐光先生、张文良先生等人,所有人都由我姐夫给开份钱,不管剧场挣不挣钱我姐夫都要给他们开工资,所以没有人是合股的身份,那段时间参演的演员非常多,至于我姐夫自己说过的创始人的事,他说过的有张文顺先生,有李菁。他说张先生是因为他们爷俩关系好,私交好,姐夫愿意说他、愿意捧他。那为什么要带上李菁呢,我姐夫说,虽然从小就知道他的为人和秉性,但还是希望他留下来多干些年,就给了这么一顶高帽子,希望他能感恩。但后来LJ除了把这顶高帽子笑纳外,其他的并没有做到。
2002年在广德楼X先生陆续跟着演出,他演出的次数大致为一个月三五天。其实他来,也就是唱个单弦或者偶尔说个相声,基本以自娱自乐为主。那段时间之后他再来就是2004年左右了,中间有一年时间谁也没见到面。这段时间里德云社又搬到了华声天桥,他也陆续着来,实际上从这时他才算正式加盟,因为他本身也有自己的工作。
从这开始,徐先生才算是张文顺先生的徒弟,不过他并没有做到一个徒弟的责任。徐先生穿衣服比较邋遢,有时到后台鞋子都不是一个颜色的。这是我亲眼所见,穿着破衣罗索,有时秋裤都露出来了,秋裤上毛绒卷成一个个球疙瘩,我们玩笑说这叫爆肚秋裤。我姐看不下去了,转身出去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连皮夹克全买了一套让他换上,希望他穿得好一些,不要遭人笑话。时间一点点往后推,他上过学有文化,他有他自己的想法,不过在台上的表现很多观众不认可,有一次他因为女朋友打了一个耳钉,很多观众在论坛骂他,说他这个耳钉如何如何,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
我问姐夫,徐先生出走的整个过程里,您有没有觉得您也有哪里不对的?姐夫回答说,我唯一不对的地方就是说他是“新文哏”代表人物,这事我到今天都承认,这是我故意的。天津有一个文哏相声名家,听信了徒弟的谎言,那位老艺术家白眉毛,他的徒弟们跟他说郭德纲说你是白眉大侠,于是老先生大发雷霆,满处骂郭德纲。姐夫那会儿年轻气盛,这口气咽不下去,又不能去骂他,没有什么办法,因为徐先生在台上的表演风格很龌龊,人也龌龊,于是姐夫半开玩笑说X先生是新文哏代表人物,让徐先生照着自己的方式继续说,让大伙知道知道文哏都是这个状态,姐夫这是半开玩笑,但是他认真了。
姐夫接了电视剧,为了让大家多挣钱,就安排大家一起写剧本,实话实说,他写的剧本根本用不了,不过姐夫曾经做过编剧,他们的剧本写完后,姐夫亲自整理改写,所以他都没修改过。这件事让徐先生误以为自己可以做编剧了,又能演电视剧,又能唱大鼓,同时又是新文哏相声演员代表人物,心气越发高了,对德云社和姐夫也开始有了诸多不满。
在电视剧拍摄当中,X先生找到德云社一个在丰台区工作的人,让人在丰台区给他注册一个影视公司的执照,他准备自己搞影视了,认为他已经到了火候,可以独当一面了。这部戏快杀青时,他每天都会给姐夫和姐姐发短信问这部戏他能拿到多少钱。他总说,你让我高兴高兴,这部戏到底能让我挣多少钱?其实每个人挣多少钱,合同写得明明白白,大家都是按规矩来,可他总是一副怀疑的样子,其实给他的钱并不少,但是他仍然觉得不满意。
拍完这部电视剧之后,他就决定不干了。不干了也无所谓,姐夫想把话讲明白了,就约了徐先生德云社办公室见面。当时,为了照顾他特意安排了老演员王先生与他搭档,拍完戏公司已经计划好给所有演员涨份钱,包括给王先生涨多少钱,这些都商量完了,就等这一周休假结束就公布了。可就在公布前,徐先生就跟王先生说,你看人家挣的多,就你少。他用这个事把王先生说动了。
姐夫和徐先生见面后,出哪门进哪门全盘说出,都讲明白了,说到最后,徐先生态度明确——反正我不干了,我带着王先生走。姐夫说好,君子绝交,不出恶言,不管怎么讲咱们还是哥们兄弟,你能有高就,你能挣钱发财,你离开德云社比待在德云社更好,这当然好,我不能挡你财路,但是咱们哥们儿一场,不能让外人看了咱们的笑话,你呢也别嚷嚷,愿意出去就出去吧,如果你在外面混得不好,愿意再回来,我还接着你。徐先生说好,你放心,我保证不对外说这些事,我们就自己搭班去得了。姐夫说希望你们爷俩好。
以上是当时的对话内容,他们就这么走了。可是徐先生到家后就在网上发了一个声明,公布了这件事,还四处接受采访说了很多恶言。当时这个事情让我觉得很气愤,我们并无对不起他的事,可他却出尔反尔。他开始恶意炒作,还挨个给记者打电话,逢人就摆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污蔑德云社和姐夫。姐夫是第二天中午看到的信息,顿时觉得从脚底凉到了头顶,浑身发冷,气得不行了,到了下午就发烧了。那天姐夫才知道生气是真的能把人气病了。德云社的人都知道,姐夫对徐先生真算得上仁至义尽,处处捧他。其他的人对他也非常的好,一次他自己联系在北大演出,德云社的演员分文不要给他站场,票都卖完了,钱也是他一个人收着,谁也没人问过,就是为了捧他,可他怎么就这么不懂人事呢?

徐先生退出后,他的师父张文顺先生在网上发了声明,不许他再用 “德”字,但他很坚强的一直用着。
不久,李菁跟姐夫说,遇到曲协领导姜某的司机,司机跟他透露了一件事。徐先生找到姜某,吐露心声:“您要是愿意收留我,我就把德云社的全部秘密都告诉你,包括你们曲协不会说的大批德云社内部相声资料也一起送给你。”但好像姜先生对这件事并没有如何,此事也就淡了。
徐先生走了七八年后,一次他接受采访,我姐在家看电视,一下就乐了,拿手一指说,这件衣服是我给他买的!

转载请注明:Memories.toString » 【德云社恩恩怨怨 第二章】 徐德亮出走德云社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