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 投稿/删侵: jiangp@fusionskye.com

【德云社恩恩怨怨-第四章】徒弟的背叛

大众关注 坏得很的糟老头子 357浏览 0评论 本文共1350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4分钟。

接下来开始闹得满城风雨,H某从这天开始就疯了,丧心病狂,编造了很多德云社对不起他的事情。这个我们可以理解,H某和媳妇离婚可以在博客编造了一个他媳妇出轨的故事,这时又怎么可能有什么好话?H先生对外说他是带艺投师,来德云社之前就已经满身能耐了。可事实是,他只是在中学时参加了学校课外兴趣小组说相声,一个兴趣小组就把他培养成这样了?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是中国文化上下几千年的共同认知。不过,在H先生身上,这个解释是错误的,终身为父的“父”应该改成付出的“付”。我像问问H先生,你师父师娘为你付出的还不够吗?真是忘恩负义无耻之极!

H先生喜欢京剧,一度要拜画脸谱的大家冈先生为师。与H先生一起演出的C先生找到冈先生,说:“您可不能收。您对他好还有郭德纲对他好吗?管他顿饭挣他俩钱可以,但对这种人时刻都要提防着。”

传闻H先生为了证明自己的能耐和艺术与德云社无任何关系,曾一度要改身份证,把艺名改成学名,好表示自己没有在德云社学过艺。我把这个传闻告诉了姐夫,姐夫仰天长笑,笑了好久……
H、L、C、X四人碰到一起,要搞一场商演。X某扬言,他们是中国相声的最强阵容。事实证明演出和售票效果并不是很好,钱也没挣到,出师不利。

打这开始H、L接受采访,变本加厉渲染德云社如何如何,怎么怎么对不起他们,可是从来说不出来过到底哪件事对不起他们。他们不过就是想抹掉之前的历史,他们恨不得一出生就这么大的能耐、有这么大的腕才好呢,刻意想回避掉德云社培养他们的这一切。
他们走后至少给德云社一半以上的人发过邀请函,没有任何人答应,只有一位张文顺先生的弟子慨然允诺,好笑的是这位慨然应诺的前一段时间还在德云社全体大会上泪流满面,说要跟德云社一起活一起死。其实那会儿姐夫和我已经知道了他要走,人性的表演在这一刻十分精彩。当然姐夫对他还不错,记者采访问到这位的时候,我姐夫也给他开脱了,没提他所做的那些事情,希望他心里知道感恩。他走之前在后台一提X先生便口大骂,他走之后见到X先生,马上热烈拥抱泪流满面。
这之后,H、L就一门心思打自己的旗号做事业,C某还在观望。C某先找到姐夫说,我不要这么大张旗鼓闹着走,我准备干自己的演出、做自己的事业,德云社能不能借给我一支人马?这就让我们很为难了,你既然要干自己的事为什么还要带上我们的人,这说不通,不成。
他开始自己想办法,当时德云社所有演员都签了正式合同,他不签、他也不演,某一天他突然杀去张一元剧场,要求演出,人家都分完队了,不可能让他演出。于是他借这个由头大闹,说德云社对不起他。

其实姐夫明白他的意思,他就是想营造一个德云社要把他赶走的假象。
C某对外说,德云社现在有奸臣,他要清君侧。我问姐夫何为清君侧?姐夫说,在中国历史上“清君侧”一般都是奸臣提出来的,为的是给造反找个好听的名字,但实际上还是造反。
后来C某自己干了一摊。C某的搭档L某,刚走时死活要回来,说给姐夫开车要做司机。姐夫说你要走的话我和C某谈谈你的问题,如果你不走的话,那么好,第一,岳云鹏和郭麒麟你挑一个给他们量活,第二,是德云社的节目和影视剧都有你,三,保证你的收入翻倍。
但他最后还是决定要走,走之前姐夫和C某说了,L某跟你义无反顾,你一定要处处带着他,加倍地疼他,以报答他对你这份好。

至于日后C某到底如何待他,我就不清楚了。

转载请注明:Memories.toString » 【德云社恩恩怨怨-第四章】徒弟的背叛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