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 投稿/删侵: jiangp@fusionskye.com

小说之谢城希

每日一文 坏得很的糟老头子 580浏览 0评论 本文共1459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4分钟。

谢城希  

谢城希跟着父亲去了法国。谢城希记得很久以前与秋墨约定好了要去法国看开到荼靡的薰衣草;要去凤凰城住吊脚楼;要去西藏行走……他们承诺了的地方,拉过勾的风景在今时今日看来怎么都像笑话,见证他们相知相恋分离的笑话。

大概秋墨自己都不知道吧,像城希这样冷静客观的少年最爱文静的秋墨提及这些美景时充满期待与俏皮的神情了。那是城希留恋的。城希平时除了跟父亲东奔西走外,一得空就喜欢默默地站在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田间寻找空气中浓浓的薰衣草香气,他总觉得这样的时光秋墨也在身旁。

父亲问他要不要将住处搬到普罗旺斯附近,城希摇摇头。父亲不解,既是喜欢的,何必每次都行这么远的路去呢?父亲不懂,思念这东西少了无味,多了腻;淡了会忘记,浓了会心痛。这样偶尔让自己沉溺在想念中刚刚好。

商场上的日子单调无趣。有好几次城希都故意放纵自己,让自己醉的一塌糊涂。秋墨的样子总在这时无比清晰的浮现,城希分明看见了秋墨明媚的笑,想拥抱却扑个空。”春风也不及你的笑,没见过的人不知道。”他一直这样引以为豪。他想,喝醉的时候,对秋墨单一短暂的思念,也是一种奢侈。

在法国呆久了,对法国浪漫的气息有了些好感。因为一颗孤独的心在异国他乡总要某些惬意的事情来分散注意力。谢城希在法国爱上了一道甜品——提拉米苏。有时喜欢很简单,一个名字就够了。城希并不觉得这道出自意大利的甜品有多么诱人,只是他爱上这个名字。提拉米苏翻译成中文是:带我走。后来,城希在一家经常光顾的咖啡店里学会了制作提拉米苏。说实在的,像他这样睿智的人学起美食来是不费力气的。每一次尝试,城希总会用上全部的心思制作。他想亲手做给秋墨,带给秋墨美味、爱和幸福。

 

午夜梦回,抓不住的背影,心被抽离的痛楚只有这样深爱的自己才清楚知道。

是,城希做噩梦了。梦里面,城希眼睁睁看着秋墨死去,无能为力。城希像个失宠的孩子,无助大哭。歇斯底里让他猛然惊醒,泪水还残留眼角,看来梦里面的哭泣是真的,心痛的感觉也是真的。城希呆坐在床上失神了,他迫切地想亲眼看看她过得好不好。

“我要怎么说我不爱你,我要怎么做才能死心。我们一再一再的证明,只有互相伤害的较劲……”这个歌声好熟悉。城希转身一看,好吧!手机响了,而且不止一遍的响了。他拿起手机,是私人助理的电话。

“喂?”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慵懒。

“谢先生早安。昨天您说要飞中国A市的,电子机票已经发到你的手机上了。三小时后南航商务机。”

对了!今天要回国,城希走到客厅看了眼行李再次确定。”好的,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这回我自己回国,你放假了。”这个私人助理的工作确实不轻松,要伺候谢老爷子,还要服务于谢公子。

在法国呆了这么久,终于要回去了。虽说是回国,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担心什么呢?

四五个小时的飞机一觉即可完成。下了飞机,谢城希抬头仰望天空,阳光倒显得有些刺眼。A市天还是这样蓝啊。他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呼出,努力让自己尽快融入A市的气氛中,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局促不安。

城希随手招呼一辆的车。的哥问他去哪里。他想了想,还是先回家安顿好再说吧。几年未归,A市好像也在悄悄变化。就像城希一样,回归后的他更加冷俊,眉宇间多份坚定。

的车经过一条又一条熟悉的街道,驶过一个又一个熟悉的站台。

“等一下!麻烦司机停车。”城希呆呆地看着窗外,然后赶忙下车。人生是由很多个巧合构成的还真是不假。他一眼就看见了9路车旁安静等车的秋墨。白色耳机,白色连衣裙。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呵。秋墨本来想看一下公车有没有来,一抬眼正与城希四目相对。她曾经想象过无数次的相遇,期待过无数次的面孔,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跌进心房。

转载请注明:Memories.toString » 小说之谢城希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